中國鹿產業:全視野才有大格局

發布日期:2021-01-07 14:15:20  瀏覽量:15

舉國上下都在矚目等待的《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》,千呼萬喚,終於出臺了。雖然這還只是個征求意見稿,但基本框架已經明晰確定。

全世界禁養禁食動物大都是黑名單管理,我們非要來個一刀切,不列入家畜家禽目錄的動物品種,就不能養不可食。農業畜禽種子部門深感責任重大,左右為難,慎之又慎啊!

我們不去更多地評論這個資源目錄。從生物學角度審視,首先在畜禽品種劃分的概念上就種屬不分,層級有所混亂。有的是一個高層次的大的物種,如豬如兔。有的就是低層級的具體品種,如梅花鹿珍珠雞。普通牛是指什麽牛?兔包不包括人工養殖的野生品種等等。我們只說鹿。

鹿是陸生偶蹄年生角食草哺乳類動物的總稱。全世界已探明的鹿類動物50多種,我國近20種。平時我們常見的飼養的梅花鹿,只是鹿類動物的一個物種。叫常了叫習慣了,很多人就以為鹿就是梅花鹿,鹿茸就只是梅花鹿茸,鹿產業就是梅花鹿產業,全身是寶的唯有梅花鹿,鹿業協會其實就是梅花鹿養殖協會。而實際上,這真的是很狹隘很片面。這次列入目錄的,就不僅有梅花鹿,還包括了馬鹿和馴鹿2個物種(從生物學分類,應當稱為鹿類動物物種下屬的幾個鹿類品種)。

既然都歸屬於鹿科動物,雖然體態習性等各有所不同,但其物種的基本屬性特征還是相同的,其對人類可利用價值基本上也是相同的。作為大健康的鹿產業,理論上應包括所有可人工養殖開發利用的全部鹿類動物品種,梅花鹿只是其中的一個不大不小的分支。

人類對動物世界的認識和把握,是逐漸由表即裏由抽象到具體的,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進程。最早,古人將食草的很多蹄類動物都稱之為鹿。因為鹿類動物比人歷史悠久的多,人類最早狩獵並試圖飼養的動物品種就是鹿。典型的如鹿馬不分。馬王堆出土書簡中直言:馬,鹿也。十二生肖中沒有鹿,也是因為名額有限,把鹿與馬並為一個物種。

將鹿類動物劃分具體品種,是夏朝以後的事情。商朝分出了麋鹿,周代又分出了麅(矮鹿),春秋戰國分出了獐、麂等等。但直到李時珍時代,還沒有明確區分鹿類動物中的很多鹿種。《本草綱目》中的鹿條目,並不單指我們今人理解的梅花鹿,而至少包括了今天的馬鹿、馴鹿、白唇鹿等喜陽山麓林中棲息等鹿種。全身是寶,並不就是單指梅花鹿全身是寶。

將鹿狹隘地等同於梅花鹿,是建國以後的事情。建國初年,為了全民健康的需求,編撰新中國藥典。此時代,我國的鹿類很多品種已經瀕臨滅絕,只有東北地區人工養殖的梅花鹿和馬鹿,還有一定數量。因此,只是收錄並開始規定梅花鹿馬鹿可以入藥(那時肯定也有專家知道至少麋鹿茸馴鹿茸也可以入藥,但是社會上沒有,無法錄入),以後發展梅花鹿養殖產業,一步步走到今天。

而其實,長茸長角的決不只是梅花鹿,鹿類動物基本都有茸角。割茸入藥,也並不只有梅花鹿有療效,至少,從古代流傳下來的中藥資源,麋鹿茸角就更名貴珍稀。至於食用,理想的鹿種更不只是梅花鹿了。馴鹿,麅鹿,馬鹿,水鹿等,口感營養等都比梅花鹿優秀,只不過很少有人去研究去開發。

我們在品種選育、政策引導等有話語權的鹿專家,大多是擺弄梅花鹿出身,更加誤導全社會,全身是寶只有梅花鹿,只有梅花鹿有用,鹿產業就是梅花鹿產業。甚至,鹿,就是梅花鹿。而且,養梅花鹿就是割茸制藥。

正是這種幾十年如一日的狹隘思維,把中國的鹿產業引入了狹窄的小胡同,總也做不大做不強。很多市場白白拱手讓給了別人,傳統養鹿大國的產業,被其它很多後起之秀國家超過。

鹿類動物全身是寶,對人類的利用價值是多元化全方位的。它既不是只有梅花鹿,而且有這次同時納入目錄的馬鹿馴鹿,還有條件成熟應當納入而梅有納入的麅鹿麋鹿水鹿等品種。在產業開發利用等方面,也既不似竹鼠林蛙,不讓食用就不能幹別的了。也不象豬雞等傳統畜禽,除了吃也做不了別的。

鹿是全科全能全才動物。對於人類利用價值,至少包括日常食材、保健藥用、展示觀賞、科研科普等諸多方面。因而,健康鹿產業,也應包括涵蓋這些方面的開發利用。養鹿割茸,梅花鹿產業,只是其中的局部,分支。雖然對於某些地區,具體到一個公司一個鹿場,它可能是支柱產業,是全部。

這次疫情病毒引發的禁野風波,我們鹿界的很多同胞也莫名其妙的的驚慌。其實,就是因為產業的視野太狹隘了。禁野,主要是沖著吃什麽來的。梅花鹿,就是不讓吃,國家也沒說不讓養,藥用、科研、觀賞,國家不是一直在鼓勵產業的嗎?再說,我們東北養殖的梅花鹿,有幾只是為了吃食用而養的?所以,你跟著竹鼠們恐慌什麽?鹿產業關聯度很廣,東方不亮西方亮,不讓吃可以幹別的,產業照樣發展,有什麽可怕的。

只不過,這次因禍得福,病毒一鬧騰,反倒幫了鹿產業的大忙。把鹿是野生動物還是家畜幾十年的人為之爭有了些不徹底的了斷,起碼其中的3個品種食材利用人設障礙拆除了,給健康產業的全鏈發展,掃平了一些道路。雖不盡人意,但總是個進步。麅鹿們麋鹿們水鹿們獐麂們,再爭取吧。

3個鹿種列入家畜目錄,標誌著我國鹿產業又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。鹿產業不僅僅是只準全品種的科研利用、展示觀賞利用,部分品種(梅花鹿馬鹿)的保健藥材利用,而且至少3個品種可以食材利用了。

食材利用開發,是健康鹿產業的一個廣闊領域。開發以鮮食鹿肉為主的系列鮮熟鹿類食品,對豐富國民餐桌菜籃子工程,彌補肉食供應缺口,疫後拉動內需就業,農村脫貧攻堅等,都具有重要意義。甚至,對寓養於食,提高人體抗病毒免疫力,都是功不可沒。在這一領域,由於過去政策限制,我們幾乎是空白。現在,部分鹿種變家畜了,允許食材產品開發,鹿產業很快可以快速崛起。民以食為天,食中鹿最鮮。人均1斤鮮鹿肉,全國千億大市場。這才是鹿產業的大格局主要標誌。就是鹿茸,主要的也不是做藥,而是可食。韓國一副鹿茸強壯一個民族,主要並不是制藥,而是做調料做食品做茶做酒人人平日可食。

在這方面我們要適應,不辜負國家的期望。這是國家將部分鹿種列入家畜的根本出發點所在。如果還是象過去那樣,養鹿就是為了割茸做藥,那幹嘛非要往家畜堆裏鉆,做野生動物珍稀鹿茸入藥,豈不更值錢更顯名貴?

健康鹿產業是全鹿種全方位全鏈條的。籍此國家畜禽目錄調整之機,我們一定要解放思想,開闊視野,抓住機遇,努力實現鹿產業的全鏈發展。適合養梅花鹿的繼續養梅花鹿,有條件的,可以大力發展馬鹿馴鹿。也可以發展麋鹿水鹿白唇鹿等等。暫時不讓做食材,可以開發科研利用、觀賞利用、保健藥用等產業,有些品種如麋鹿白唇鹿等藥用價值更大。今天不讓做食材,不等於明天不讓。同是鹿科動物,發展數量多了,不可能不讓利用。

總之,鹿類動物有著共同的天性特點,對人類有著很多基本的健康利用價值。我們的大格局鹿產業,涵蓋所有的這一切。各地區各企業可以突出一點,做大做精。但從宏觀上,我們一定要樹立大產業大格局的觀念。割茸梅花鹿產業,只是全鏈鹿產業的一個局部鏈條,大家,特別是新進入鹿產業的地區、企業,不必都擠到一個狹窄的胡同。有養梅花鹿割茸的歷史優勢,其它地區可以養別的鹿種做別的鹿產業,也許更有特色,更有發展前景。這回馬鹿馴鹿也可以放開養殖發展全鏈產業了,很多方面的開發利用,不一定就比梅花鹿小。我們的品種選育專家,也別言必稱梅花鹿,多在其它鹿種上也下點功夫,當前尤其需要選育優質食材鹿新品種。

我們的鹿產業行業組織,鹿業協會,鹿產業聯盟,也不要像過去那樣,只是個梅花鹿養殖者協會。我們先從自身做起,開闊視野,開拓思路。盡最大可能地凝聚多方面的專家人才,凝聚各個鹿種、各領域開發的鹿產業養殖加工企業,指導服務做大做強全鏈鹿產業,特別是那些更接地氣有開發潛力的新品種新利用領域。鹿的全價專用飼料的開發,防疫檢測疫苗藥品、設備、工裝的配套開發等等,不都應納入我們產業組織的視野平臺嗎?

梅花鹿馬鹿馴鹿進入畜禽目錄後,農業畜禽管理部門成了我們幾個鹿種的名正言順的行業主管部門。我們要緊密依靠,以為產業贏得更多的支持。其它一些大有開發利用前景的暫未徹底放開的鹿種,林業仍然是我們的主管部門,我們要在法規規範下引導發展食用外的利用產業。醫藥部門是我們保健利用的主管部門,科技部門是我們科研利用的主管部門,旅遊部門是我們展示觀賞利用的主管部門,市場監管部門是凈化我們產業的主管部門,如此等等。全鏈鹿產業發展離不開全社會的大力支持。我們的行業組織,要努力協調好政府各有關部門,為行業爭取全方位的綠燈支持,創造更多更好的全鏈鹿產業發展氛圍條件。

全鏈鹿產業(現在至少是梅花鹿馬鹿和馴鹿了吧)全方位發展之日,也就是中國特色健康鹿產業真正強大、走向世界之時。